箏人專訪 – 《古箏男士系列》「離開,就是為了新的出發」—田建崢訪談錄

「離開,就是為了新的出發」——田建崢訪談錄

mastertin0022

田建崢師傅是中國古箏製作業內其中一位重要人物,他製作的古箏受到廣泛用家的喜愛。田師傅早於十五歲已投身古箏製作行業,近數十年一直為上海敦煌(韻牌)有限公司監製古箏。(有關香港古箏網以前的田建崢師傅專訪,請看http://www.hkzhengart.com/stories/item/story20130825)

田師傅於二零一五年三月,毅然提出辭職,並與幾位徒弟創立全新獨立的古箏品牌。香港古箏網這次特地前往上海,為大家報道田建崢師傅的最新動態。

(是次訪談以普通話進行,本文章採取逐字記錄形式,未經刪減原文筆錄,僅略加一點潤飾。)

記者:田師傅您好,感謝您再次接受香港古箏網的訪問。

田建崢:您好。

離職原因

mastertin0045

記者:我們這次遠道而來,那我就單刀直入~您在韻牌(上海敦煌有限公司)工作了那麼多年,為什麼要辭職呢?

田建崢:哎~這個不好說~肯定是有點不愉快,對不對?難說~

記者:我之前看到剛剛出的那本,關於介紹古箏製作的書。其中書裡面有提到四個名字,就是徐振高老師、胡國平老師、李素芳老師,還有就是您了~

莫偉樑:他主要提到您拿獎的事~就是古箏製作比賽拿獎~

田建崢:啊~

莫偉樑:裡面還有一張您們的合照~

田建崢:九八年的?

莫偉樑:我不知道~我忘了什麼年份~反正就是您拿獎的照片~頭髮長一點的那個時候~

田建崢:對對對~九八年~(那照片)我這裡也有~~~我也有~~~是九八年的~

記者:您怎麼看這個事?書裡面有您的名字~特別是您現在自己已經出來做自己的古箏產品~算是一種對您的認同嗎?

田建崢:怎麼說啦~其實~這本書我離職之前他們已經在做。那時候他們打電話給我,問我有多少個徒弟。我說要說徒弟,我這裡也不少。他就問您真正屬於上海的徒弟~我就說那有三個,現在還剩下兩個。那時候我還問他這是要幹什麼?他們就說那是關於出版一本非物質遺產的書~

莫偉樑:誰的徒弟?

田建崢:是我的徒弟~他問我有多少個徒弟。因為我的師傅是徐振高~就是說我後面有多少個徒弟,後面的徒弟又帶徒弟~包括肖建(筆者按:肖建為原上海敦煌(韻牌)有限公司的古箏製作師傅)的師傅也是我的徒弟。這樣算下來,起碼有十五六個的。

記者:哦~

田建崢:對於民族樂器廠出這本書~說心裡話我是很意外的。畢竟我已經離開了,人家幹嘛還要把您的名字放在(書)那裡?對吧?我覺得沒有必要,也沒有抱什麼期望您要對我怎麼樣~可能這樣吧~當然我不知道廠裡面怎麼想~您田建崢在廠裡做了那麼多年古箏~

記者:您是一九八二年進去廠的吧?

桃李滿門

田建崢:對!我是(一九)八二年進去廠的,真正意義上說是(一九)八六年開始做古箏,一直到(一九)九八年,就是比賽那年。九八年我身體不好以後,我開始做一些輕點活的事。當時候古箏製作比賽以後,我感覺那時候廠裡面古箏的生意一下子就變得很好了。然後廠裡開始大批量做古箏,然後廠裡委派我,去教那些人~包括肖建的師傅,都是從每個地方來的~

mastertin009mastertin0010mastertin0020mastertin0064
莫偉樑:每個地方來代表他們不是從上海來的?

田建崢:對,不是上海的。比如四川的、安徽的、湖北的、江蘇的~都是來上海打工的~

記者:哦~

田建崢:他們跟我一樣,剛進廠裡的時候什麼也不知道,然後開始做古箏。那是手把手親自教他們怎麼做~

記者:那您選徒弟有沒有什麼要求?

田建崢:有!我對選徒弟的第一個要求是要聽話!比如是我說這個工藝或某一個程序要這樣做,我說的時候您是聽了,但是我一走您就不按我要求做,那麼對不起,這個徒弟我就不要了。我~

莫偉樑:有沒有什麼例子呢?

田建崢:大概意思就是說,您既然進來這個廠,我沒有權力說把您趕走,但是我什麼辦法對付您呢?就是在我這個製作上面,您沒有按我的方法做,我是經過經濟手段來制裁您。

莫偉樑:這個很重要吧?

mastertin0029mastertin005mastertin0027mastertin0033

製作古箏的秘密

田建崢:很重要。譬如說我們做古箏框架~其實框架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幾個木頭搭起來而已。但是這個框架您要做到什麼點,它發出的聲音,跟您想象中的那種聲音,這個是有講究的。

莫偉樑:田師傅您應該覺得框架很重要,每次您都會說到這個~

mastertin0050mastertin0051

mastertin0052mastertin0053

田建崢:其實框架~一個樂器,您一個框架~其實您的支撐點是很重要的。像古箏,我可以這樣說,我們這個古箏裡面,可以把三個音樑拿掉。但是拿掉以後,音樑不要,出來古箏是什麼聲音呢?它可能在共鳴體,振動量更大。我現在在看這邊小提琴製作的書,我在想~因為小提琴裡面它有音柱,它可以挪(筆者按:移走)的~

莫偉樑:唔~

田建崢:但是我們古箏的音樑是不可以挪的,放上去那一個區聲音不好就不好,您沒有辦法了。譬如說像中阮和琵琶,如果聲音不好它可以把面板拿掉,我換個面板然後怎麼怎麼樣。但是古箏不能換。一換這個古箏就廢掉了。所以我在想這個問題,就是說~對這個共鳴體這個裡面的音樑或者音柱,放在什麼位置是最重要的,這個點我們現在還在找。這個點說到底,就是說我們現在做古箏是憑經驗來做,還沒有用很科學的方法來做。最近羅晶打電話問我,說您們現在做古箏有沒有依據?我說沒有。

記者:什麼依據?指什麼?

mastertin0056mastertin0057mastertin0060mastertin0062


田建崢:依據就是說,譬如說我做一個古箏,面板的厚薄是多少,您的那個聲音是依據什麼來做的。面板的厚薄是這樣,但是處理上~像小提琴是這樣的,小提琴面板處理後,是某一個點厚某一點是薄的。但是我們古箏不是這個概念的。

莫偉樑:您是說香港的羅晶問您?

田建崢:對,我跟她蠻好的。她上次問我,古箏做出來的聲音為什麼有差的有好的?您們做古箏究竟有沒有什麼依據在裡面做?我說沒有,確實是沒有。

莫偉樑:我想了解一下,譬如說剛才提到的音柱,古箏現在是有音樑而沒有音柱的,如果加音柱會有「死音」嗎?

mastertin008mastertin0013mastertin0014mastertin0018

田建崢:死音肯定會有。但這個關鍵是您把這個死音撐到那裡去,不是說您把音柱撐在裡面就行啦。這個其實我們以前也做過的,就像古箏在某一個區聲音是空掉的,整個(音色)過渡不行啦~我在中間會加個音柱,把它頂起來。頂起來以後可能某些地方聲音就出來了。但是它也會頂死,就是說死音。這是一個東西。還有做古箏上的一個死音,就是說這個木頭,我們說框架,這個樑它的木頭比較近。那它的配比沒配好,就是一個鬆一個緊,那很容易還有死音,整個放不出來。還有一種就是我們常常說的,就是用膠水。膠水有些時候您塗得多,您拿刷子刷上去的時候,按道理是很均勻的。但是這個手過去是不可能很均勻的。刷子一上去刷下來的東西是很多,但是到最後的時候膠水都沒有啦。換句話說,膠水多的地方是粘的很死的,在某一個區它是震動不良的,這就是我們通常說的死音。那麼膠水少的地方,震動反應會更快,這是一種~還有一種是,可能會導致破音。就是板與板之間不夠牢,長時候在用琴,不停在震動,震動以後它就慢慢開始脫落,然後就出現一些破音。這種問題我們確實已經碰到過。就是說三個音樑,面板上好了。老師在彈得時候,從高音到中音都蠻好,可是到低音就不成了。出來的聲音就不是古箏的聲音。

mastertin0040mastertin0039

mastertin0042mastertin0044

莫偉樑:哦~

田建崢:我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會是這樣呢?後來我在面板上用手一按,那個不好的聲音就沒有了。怎麼回事?後來就把古箏拆開~

記者:把底板拿開?

田建崢:對,這樣的話換一塊底板上去就好了。一打開就一目了然,那個內樑跟面板這個過渡啊,就是在一些位置上內樑跟面板沒有結合在一起,所以出來聲音就不對了。這麼說,在實際操作以後,碰到這種事情,我就會把事情琢磨,再想一想,把原因找出來。

莫偉樑:哈哈~我們從您的古箏製作師承突然跳到古箏製作上的話題了。我想了解一下,您這些做箏的心得,是學回來的還是自己研究出來的?

mastertin001mastertin006

學藝之路

田建崢:就是說我的學藝過程~

莫偉樑:就是剛才您說古箏音樑跟面板這些~

田建崢:其實這樣說吖~這個是在聽老師彈箏的時候,發現一些問題,加上自己的揣摩去想的。這個東西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不是說某一個人教您的,沒有人來教您的。

記者:唔~

田建崢:因為~我可以這樣說,我一開始做的時候是師傅教我的。就是說~一個古箏,從原材料一直到完成品,師傅會教您怎麼做。但是這個裡面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師傅一步一步的教您,但是具體關鍵的東西~說到底您還是要自己去琢磨的。不可能說每樣東西都是師傅教到位,那是不可能的。這個是實在話,但是在過程當中,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學習的人去發現。比如說,不是我誇自己~二胡也好,柳琴也好,其實廠裡面其他的樂器我也有一點研究,但是我沒有這個時間去做這個事。不同樂器的內樑和結構,都是不一樣的。但是為什麼阮是這個聲音,而琵琶又是一個聲音,它就是結構不一樣。像揚琴,它高音很悶,發不出來。內部的結構真的需要那麼多音樑嗎?移走一些音樑,可能對發音更有幫助,但是沒有人做這個實驗。我們想做也沒辦法做,因為以前有人做過,我們做可能也不行。但是通過其他樂器的研究,還是會對做古箏有幫助。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我在廠裡工作到今天,包括我師傅,他是第一位~還有我們幾個師兄弟之間,大家互相幫忙。這個什麼概念?有時候做得很累,休息一下的時候,就站在他旁邊,看看他做的工序,為什麼跟我不一樣。這個就是借鑒的地方,雖然他不會告訴您為什麼他這樣做,但是您可以借鑒他~

mastertin0019

莫偉樑:哦~還會有這種情況啊!

田建崢:有!就像古箏裡面的音條,放的位置靠近高音地方,它的高音越是發不出來的。我把音樑移到中間,那它的高音會好點。還有音樑的大少尺寸都不一樣,我現在已經改了,跟敦煌也不一樣,形狀不一樣,材料不一樣。為什麼要改?要讓它震動~就是希望把古箏中音不好這個毛病解決掉,把它改得更硬~本來古箏的中音就很軟嘛~

莫偉樑:對~

田建崢:一個東西支撐它,不夠~

莫偉樑:以前不是用白木的吧?

田建崢:白松~我現在用硬木,改良了。

莫偉樑:聽您講這些古箏的研究,我肯定您是很喜歡古箏的。

田建崢:對!

莫偉樑:您給我的印象,是通過一些老師的意見,從而改良古箏的音色。現在整個古箏界,從二十一弦S型箏出現後,學習古箏的人慢慢變多。但是我們會發現以前的古箏和現在的古箏比較,音色還是改變很多的。做古箏這個過程中,比如說您拿獎的那一年~八八年?

記者:九八年~

莫偉樑:九八年~對啦~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做古箏?我忘記了~

田建崢:我是八六年~

田建崢的古箏美學

莫偉樑:在您心中,最理想的古箏聲音應該是怎麼樣?

田建崢:比較動聽~像小橋流水那種感覺~餘音比較長~特別是按下去的時候~就是您們說的韻~我要的是這種聲音。說老實話,我不會彈古箏。您要我說怎麼樣,我很難表達。但是,古箏出來的聲音應該要很美很甜,這是必須的。第二是整個古箏從低音到高音,三個音域裡面,銜接一定要好。不能說高音很好,但是到中音就不行,這樣子不行。第三是要看這個古箏,聲音出來傳得遠不遠。我現在對這個東西很有興趣。小提琴這麼小,聲音傳得遠;可為什麼古箏共鳴體積那麼大,卻需要用Mic來擴音?我以前做過很多試驗,比如說在邊板上開出音孔,希望去解決高音發不出來的問題。像現在古箏廠裡面的工人,他拿完那個工資就什麼都不管了。按道理說,不同位置應該有不同處理,比如說一些位置的厚薄等等。現在很多是沒處理,沒有刨就直接上去了,做成一些位置太厚,聲音就發不出來,那麼整台古箏就等於廢掉了。

mastertin0021mastertin0017

莫偉樑:那種古箏(筆者按:邊板開音孔)最初是朱師傅做的嗎?

田建崢:不,是我們做的。

記者:是三個孔那個吧?

田建崢:對,一開始是我們做的。他是我徒弟,我們一起做這個事情,肖建也參與了。

記者:好像朱師傅年紀要比您大?

田建崢:他年紀比我大~

莫偉樑:真的?!

田建崢:對!他原來是做揚琴的,後來揚琴聲音不好就過來做古箏。以前在廠裡,有什麼計劃,我都會叫他們一起來做,人多,想法就多。然後我們採納一下誰的意見最好,來共同研究。哪怕後期我自己做的少,但是我有什麼想法我會告訴他們,按我的意見去做。像以前有一台古箏,左面的飾板可以打開,像鋼琴一樣的,也是朱師傅和我們一起參與的。

莫偉樑:剛才聽您講到古箏聲音傳導的問題。您覺得古箏的餘音比較長是好吧?

田建崢:對。

mastertin0066mastertin0067mastertin0046mastertin0047

莫偉樑:因為現在有很多不同概念。特別是現代新的曲子,有很多快速的部分。在我的觀念裡面,餘音長的話靈敏度就沒有那麼敏銳。像以前鋼絲箏,餘音長,彈快速東西不清楚。像琵琶柳琴餘音比較短的樂器,彈快速樂曲會比較方便。您覺得餘音長的古箏,是應該彈慢的作品多一點?

田建崢:對。但是我對古箏現在的一些作品,老實說,我聽不懂。像古箏彈那個高山流水,比較柔的,那很好聽。如果現在的曲子,那麼用的古箏,就像剛才說的,它感覺是跟不上去的。很多東西其實我們聽不懂,像這裡拍一下那邊拍一下,不懂。我還覺得您這樣拍下去古箏會損壞。我到現在遇到一個納悶的問題,就是它這個音色應該往那個方面發展。對我個人來說,百分之九十的都不知道古箏音色該往那邊走。之前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搞過一個講座,王中山老師跟李萌老師他們也在討論問題。他們談論很多,有些人說箏要這樣做,有些卻說應該那樣做。包括有人說我師傅,徐振高老師的S型古箏是不合理的,就是為了漂亮,有很多人反對。比如說我們現在也發現這個有點問題,岳山上的箏弦結合點容易跑位,做成弦距離不對。現在我開始試驗做三個岳山的,但是箏到底往那個方向發展,包括有人跟我說做短古箏,一米二,拿出去演奏方便,所以我也在試驗。

記者:古箏對研究很深~每次談起這個都是滔滔不絕的哈哈哈~

田建崢:哈哈哈~古箏嘛~就是我的情人,因為我做古箏做了三十二年,確實對它情有獨鐘。雖然我現在離開韻牌那邊,但是如果我在裡面,我還是會堅持,這是我的理念。因為現在這個行業又苦又累,工資不高,所以進來這行的人很少。那麼誰來做?所以像我這種人要堅持。第二個是傳承。我做了那麼多年,古箏跟我有緣,您看我的名字,我的崢字跟古箏的箏同音不同字,也算是有緣。我那個時候可以選擇做二胡做琵琶~

mastertin0048

記者:那為什麼選擇做古箏?

田建崢:哈~拉二胡我不懂,拉出來很難聽。琵琶您不會彈也是很難聽。古箏就不同,哪怕在上面亂彈~哇塞~真好聽。所以那時候我就選擇做古箏,那時候我身高都不夠古箏高~

莫偉樑:那是什麼時候?

田建崢:八三年,因為我是八二年年底進樂器廠的。真正開始做是八三年,我十六歲。現在我是五十歲,如果我身體可以,那我再拼二十年。問題是往那個方向走?現在整個市場,大家都在爭奪市場,要數量。真正想要把古箏做好的人,我覺得很少~這也是我離開韻牌出來的一個原因吧!

記者:那您現在出來以後,自由度大了,那您的古箏可以說是更符合您的審美標準吧?

田建崢:可以這樣說。

mastertin0063mastertin0068

對古箏市場的看法

莫偉樑:以前您在廠裡面工作,那些意見都是聽那幾位名家,他們說什麼方向就跟什麼方向。但是名家是名家,他不能代表所有彈古箏的人。真要分清楚的話,名家跟演奏家也不同啊。名家是地位最高,也許他們現在彈不動,但是他們是對古箏最了解的一些人。演奏家,就是那天每天演出每天排練的那些人,還有更大部分是那些學生和愛好者。他們不是為了表演什麼的,他就是喜歡而已。如果現在給您選擇,您的古箏您最想滿足那些人?

田建崢:我現在做的古箏主要想滿足在演奏的人,這是我的想法。我可以把古箏做的很花哨,但是它是一個樂器。最起碼一個古箏要像古箏的聲音,那人家才會喜歡。

mastertin0049

莫偉樑:我是從音色上來講,先不說什麼裝飾的。在我的分析看分成三版塊。第一就是名家,像李萌老師王中山老師周望老師,最頭的名家。第二是演奏家,比如那些剛剛出來每天都在演奏的~還有最後一班就是老百姓。就是家裡彈彈,要不去考級那種。您想滿足那班人?

田建崢:中間的那幫人,就是演奏多的那些人。這個是因為他們天天跟古箏打交道,以古箏為職業。對不對?我肯定要滿足他們。我不能滿足下面的人,就是那些彈彈玩玩的人。上面的那些人,他們有它們的思想,但是他們有些可能都彈不動了。現在我出來以後,我要負責調音色的工作,以前在廠裡是另外一批人搞的。現在自己做,每台都要自己調試,什麼都要管什麼都要弄。將來有機會,我會多跟那些演奏的人聯繫。但是我也不會死皮賴臉的去找人家,我現在也是上海箏會的理事,但我從來不會叫人家來我這裡買東西,這個我不幹。我覺得我現在的東西可以更好,現在的跟原來在韻牌做的比,是同樣的水平。我不能餓死,我要先養活自己,下一步我就要把我的研究成果放到新研發的古箏上,希望將來有更多老師來這裡給我們意見。

老歌與古箏

記者:您有沒有特別喜歡聽什麼類型音樂?

田建崢:我喜歡聽老歌~

記者:比如說鄧麗君?

田建崢:對,我喜歡鄧麗君。還有一個香港的歌星,唱那首《把根留住》的~誰呢~我忘記了~男的~香港的~我特別喜歡他,很有男人味道。(筆者按:田建崢指的香港歌手,其實是《把根留住》的原唱為臺灣男歌手童安格)

記者:我覺得您喜歡什麼音樂,對您做箏的觀念也有影響吧。

田建崢:我在家裡也有聽古箏,打開CD,一杯茶,一包煙。其他的都不聽,像上面周杰倫什麼的,我不喜歡,就像現在的古箏曲,我不喜歡,讓我感覺很枯燥。

莫偉樑:那您現在有沒有哪位古箏演奏家比較喜歡?

田建崢:有,我都喜歡。之前有個老師在這裡,她彈一個京腔味的,確實彈的很好,我很訝異,但是我還是聽不懂~

——眾人大笑——

田建崢:我聽懂裡面的京腔味而已~我畢竟不懂彈古箏嘛。古箏的音色,

記者:您從韻牌出來自己搞古箏也有一年了,現在的有什麼目標呢?

田建崢:首先要把這個古箏的生產線穩定下來吧。下一步就是進一步改良古箏吧!我希望在我的手上,古箏能有更大的提昇,然後把這些東西傳下去,這就是傳承。

記者: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

mastertin0032

後記:每次與田建崢師傅碰面,田老師講到古箏總是滔滔不絕~加上田老師語速驚人,筆者記錄田老師的口述往往需要更費勁。不過話說回來,田建崢老師對製作古箏了解之深自不用我們多說,然而田師傅每次講話,都是毫無保留的把他的知識說給他人聽,毫無保留。筆者問田師傅為什麼不把一些古箏製作的東西保密呢?田師傅的答案就是一句簡單的話——「傳承嘛~不應該有什麼保留吧~這樣才會有進步啊~」

mastertin0069

----------------------------------------------------------------------------

若果大家對本文或箏炫網站內容有任何建議或查詢,歡迎致電箏炫查詢熱線35282708。
大家亦可電郵至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查詢。

想隨時隨地知道更快更新的古箏消息,請加入箏炫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