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WeChat

箏人專訪-天道酬勤-胡國平廠長訪談錄

相信每一位箏友都有使用敦煌古箏的經驗。那麼大家對敦煌古箏理解有多深呢?其實現在坊間買到的敦煌牌古箏,是由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旗下不同的工廠製作的。而敦煌牌最高級的古箏,都是由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旗下的子公司——上海瑰寶樂器有限公司製作的。其中廠長胡國平先生當年是古箏製作之父徐振高的弟子,其本人也是一位相當有名氣的古箏製作高手。香港古箏網這次為大家帶來胡國平先生的訪問,希望大家在了解敦煌牌古箏之餘,也從胡國平廠長的分享中得到感悟。

(是次訪談以普通話進行,本文章採取逐字記錄形式,未經刪減原文筆錄,僅略加一點潤飾。)

203

記者:胡廠長您好,謝謝您接受香港古箏網的訪問。

胡國平:您好。

記者:我們的訪談一向以文字記錄形式進行,盡量不超過兩萬字。

胡國平:什麼訪問要到兩萬字啊~

莫偉樑:差不多啦~最近做過的訪問哪一個比較長?

記者:最近嘛~樊慰慈教授跟鄭德淵教授的那個訪問挺長的~
(箏人專訪-「笑傲江湖? I DON'T CARE」-樊慰慈訪談錄)
(箏人專訪-博學篤志,神閒氣靜-鄭德淵訪談錄)

莫偉樑:對,那個很長~哈哈~

記者:王小月老師那個訪問也挺長~ 
(箏壇直擊-中國箏樂傳統與現代發展講座暨王小月老師專訪)

莫偉樑:王小月那個訪問長嗎~

胡國平:王小月?天津音樂學院那位老師?

記者:對對對。她人很好,我們問一個問題,她會很詳細的回答,把枝節全補上,把我後面還未問的也答了哈哈哈~

胡國平:老太太,人很好。她是不會吵架的。哈哈,她跟我說過一個關於吵架的故事,

記者:什麼?您說吧,我已經在錄。

——眾人大笑——

胡國平:不說這個不說這個。還是這樣吧,您們想問什麼,我能答的肯定答~

莫偉樑:這次是第一次訪問,將來還會有更多的,我們先從最簡單的了解一下~

上海瑰寶樂器有限公司與上海民族樂器一廠的關係

記者:胡廠長,可以介紹一下您現在工作和管理的範圍嗎?

胡國平:工作範圍嘛~其實也蠻簡單的。我們瑰寶樂器嘛,其實就是專門製作中高檔的古箏。然後嘛~因為王廠長(筆者按: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廠長王國振先生)來了後,給我們定了一個基本的發展規劃。

莫偉樑:唔~

438

胡國平:怎麼說呢~以生產中高檔古箏,和產品創新結合起來。他當時候跟我們說,他定的這個就像任務一樣。他來了已經十幾年啦,九~九幾年來的?已經十幾年啦,我們認為他還是對的,所以一直跟著他的思路在做。我們在做的,主要是管理這個公司~這樣吧,我先把我們的性質說一下。它以前是上海民族樂器一廠,跟那個~叫~現在叫浦東新區,大團鎮車站村一個聯營的企業。經濟上它是獨立運作的,其實性質就是~在企業管理內部嘛~王國振專門給我有一個委託書,這個企業他不管,所以事情就是委託,他是法人代表,就是委託我來處理這些事情。來了以後,按照他的思路,改制以後,經濟是獨立運作,然後在生產上~在企業內部生產上,就是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旗下的一個子公司,專門生產中高檔古箏的車間。就是我們把製作的樂器全部賣給它,銷售我們不管。然後按照那個~名義上它們也給我們生產計劃和任務,但是我們是參照它的生產計劃,按照市場~就是看總廠裡面倉庫的數據~我們自己也要算一下,看看銷量是多少。

莫偉樑:這個數據是它們給您還是您自己找的?

胡國平:他給我們的就是一個框框的數據,然後到底需要生產多少,應該生產什麼品種~假如說這個款式在這個月需要生產多少~具體的還是要看情況然後我們安排。這個廠嘛~應該是~一百六十人左右,現在嘛~一年也做嘛~其實王國振他,寫了一個委託書給我以後,他就是每年看看那個年終報表,利潤多少啊、今年生產了多少古箏、具體數字是多少、比去年同期增長多少~基本就看這個。雖然說我們這個企業,在社會上基本沒有,獨立經濟核算,這個有點怪~

莫偉樑:因為它本來是同一個公司但是財政獨立~

胡國平:這個經營模式其實還是蠻怪的,所以這幾年,按照他的那個思路去做,我們自己具體也想了一想。當時我跟在這裡工作的,包括工人和管理人員開會。我們沒有要想什麼東西比如說企業發展啊、銷售啊之類。其實我們就是抓住兩件事,就是我跟他們說的~第一件事是質量。只要質量在行業和我們系統裡面,要比人家做得好。還有就是安全。現在一個公司,這個就是我主要做的事,不能出大事。當然最好小事也不要出~

——眾人大笑——

成功之道

209
天道酬勤 - 出自《周易》中的卦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胡國平:要做好這兩件事,聽聽是蠻簡單,其實也是很煩的。您想一下我們管理的人手~我們不像總廠那邊有很多不同相關部門。您看其實廠裡面生產質量我要管,什麼什麼的我也要管,工人什麼什麼的~反正什麼也要管。沒有人專門管生產、質量或者是工人,沒有。所以聽上去就管質量與安全,其實做下去還是蠻煩的。這幾年因為~我是九二年過來的,也要將近二十幾年啦~二十三年。跟下面的工人已經磨合了很多年,大家都熟了。他們知道我,我也了解他們。這一個企業現在還是很正常,在良好的循環中,每年都有增長。我們公司的性質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意思。

胡國平:您看,工資成本增加多少,還有一大堆的成本什麼的,生產成本上升了很多。但是我們在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在大團生產古箏的這一塊,我們這裡是一個保證。

從古箏製作到公司管理

208

記者:問到這裡,我們把話題反回去。剛剛您說九二年您就在現在這個位置上,那麼九二年以前,就是一開始的時候是怎麼進這行的呢?您以前可是有名的古箏製作師傅啊~怎麼轉到這個位置上?

胡國平:一九七九年三月份,我從江蘇常州到這裡,頂替我父親到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工作。那是一九七九年三月六號到廠裡~

記者:記得那麼清楚!

101

102

胡國平:哈哈~那時候廠裡面的領導問我,您喜歡在這個工廠裡~就您看您喜歡做什麼,自己看一下。那個時候我沒有這個感覺!我又不對那個木工熟悉,我那時候是一點基礎都沒有。我當時候就跟他說,我去開車吧。那時候嘛,一九七九、八零年那個年頭,開車那感覺我覺得蠻好的。但廠裡面的領導,可能是覺得我身體條件比較好吧,他說不行,您要去做古箏,去跟徐振高師傅學做古箏。那個時候其實~因為那個時候是固定工作啊~鐵飯碗嘛,然後人也單純,領導怎麼說就怎麼幹吧。

莫偉樑:但是那個時候算是固定工作嗎?

胡國平:是,那時候是固定工作。現在就不一樣了,現在我是退休了的。如果是以前,您沒有犯什麼大錯誤,他是不能開除您的。這就是鐵飯碗,性質不一樣。

莫偉樑:那個時候上海民族樂器一廠也是國企嗎?

胡國平:雖然它不叫國企,那叫大集體,上海的另外一種體制。但是性質是一樣的。但它所有的經營和管理跟國企是一樣的。現在上海民族樂器一廠的股份裡面,百分之七十五還是國家的。那個時候就是想,我有一個固定工作啦。那時候十三屆四中全會開是開了,但是那個精神還沒傳達,我們都不知道。那個時候您們肯定還小~ (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於1989年6月23日至24日在北京舉行。維基百科)

胡國平:對,那時候覺得有工作就很好啦,還能跟徐振高師傅學習。

莫偉樑:那麼之前呢?您說您爸以前也在裡面工作?

胡國平:對。七九年那個年代可以頂替,就是從農村返到城市來工作沒有嘛。那個時候有頂替這樣的東西,您們肯定不知道。

莫偉樑:當然不知道。

胡國平:當年廠裡面,跟徐師傅學做古箏。那時候我們學做古箏是很正規的,他願意教,我們要簽一個協議,就是拜師為徒啊。很正經的,不像現在。現在沒有這個意思啦哈哈哈。進了門,他是師傅我就是徒弟啦,很正規的。做了十一年,從七九年開始,到九零年的時候我因為受傷了,在外面工作了一年。到九二年,那個時候這裡的廠長,年齡大了要退休。那時候領導就想,因為前幾任的廠長都是到差不多退休的年齡才到這裡當廠長。但是那時候領導就說,年紀大的到這來,過幾年就退休,麻煩。我們想找一個年紀輕一點、身體好一點~那時候我在廠裡十一年了啊~廠裡對我也有一點了解,能夠在大團做比較長的。然後我就過來了。那時候我在廠裡面做古箏,在車間裡當質量管理員。那時候的背景是這樣的。那時候想就有一碗飯吃就好啦,不像現在還說什麼民族文化之類。其實這個像,那時候就有一種感覺,到這個地方開始,九二年前它們就在做低檔的古箏啦。王國振是九八年來的,九二到九八年這段時間,我在這裡工作就有一個感覺~就是出於自己本身是做古箏出身的身分,對古箏的生產有一定的了解,來了以後就覺得那個時候這個地方做的古箏質量太差。那個時候因為年紀比較輕,比較有想法~就想既然來了,我就要把大團這裡的古箏做好一點。九二到九八年裡面,慢慢開始改變,從一開始做低檔箏,到九八年開始已經做高檔古箏。九八年全國古箏製作比賽,這個您們知道不知道啊?

504

記者:知道~

胡國平:九八年在北京,那比賽的第一名第二名基本上都給我們拿下來。那個時候已經很有意思了。然後王國振九八年來了以後,九九年他就把這個廠改制,改成現在的公司模式,就是現在的上海瑰寶樂器有限公司。資產的分佈是上海民族樂器一廠佔百分之五十一,車站村這邊佔百分之四十九,所有產生的利潤也是這樣分。

莫偉樑:那個時候不需要外面的人投資進來嗎?

胡國平:不需要啊,這個廠之前就一直在嘛,只是把公司規劃一下啊。其實兩邊都沒有掏錢出來啊,就轉成現在這個公司了。沒一個人掏錢出來。

103

從生產低檔箏到高級古箏製作領頭羊的轉身

記者:原來以前這裡是做低檔箏的~

胡國平:對啊!以前~九二年的時候銷售就三百萬左右,三十萬利潤。現在二十幾年下來,現在是五千多萬,特別是在王國振領導下還增長的特別快一點。九八年古箏比賽我們不是拿很多獎了嗎?已經有一點基礎啦~然後王國振來了,就按照他那個思路,大團這邊做古箏一定要做中高檔,每年這裡的古箏需要有創新。還有一句話叫「古箏製作上的領頭羊」。

莫偉樑:現在已經做得到啦,基本上廠裡面最好的古箏都是這裡做的啊~

胡國平:對~九八年~現在可以這樣說,您看那個全國古箏教育,古箏演奏專家~頂級的~沒有一個不要敦煌的古箏,可以這樣說。可能九八年那時候用的人還少,還是用其他品牌。但是幾年以後,特別是拿獎以後,就變了。現在您看像李萌、王中山、周望,還有其他院校的老師~就像我們一開始提到的王小月老師。王小月老師去年才拿敦煌的古箏,她原來是拿韻牌的~

莫偉樑:對對對~

胡國平:當然韻牌也算是敦煌的(筆者按:韻牌指上海敦煌(韻牌)樂器有限公司,是上海民族樂器一廠跟香港利源貿易公司合資創辦),但是它~不能算是敦煌裡面正宗的。正宗敦煌古箏應該是我們這裡。

123

記者:現在市場上高端古箏都是由您們來領導,很明顯~

胡國平:是~

產品創新

201

記者:您們的成功之道是什麼?

胡國平:成功之道哈哈哈~就兩個字,質量吖。質量要做好,還有每年要有新的東西出來。就這兩條啊~也不需要說今年一定要做到比去年好多少,這比較難~但是您注意啊您每年在細節上有一點改進,過一兩年回頭看一下,您那個古箏確實比以前好啦,那是一種積累,不是說一下子說我明天要做一台多好多好的古箏。但是您要在不斷的去看,也許是否定一些以前不好的東西,才能有改進。我們今年的油漆有改進,不知道您們看了沒有,您這次看到的,在油漆上,肯定比您上次見到的要好。我自己是有這個感覺啊,因為我在管這個事情。我自己也看得懂,以前的油漆做得不夠好。這兩天,特別是馬上來的古箏新品展示嘛~它那個質量,在油漆上面,就肯定有不一樣,細節肯定有提高。每年有一點有一點累積下來,這個不是說~當然外面的品牌也有自己好點東西,但是我敢說它們肯定沒有像我們這樣~我們隨便拿一個古箏出來,它那個工藝,一看,就知道是敦煌的古箏。包括我們上海民族樂器一廠系統裡面的其他工廠,一拿出來一看~吖~這個是大團的。人家也知道,就是有不一樣。那個~大江那邊也有一個車間,他們前幾天就有人過來。之前我在他們那邊一看,就跟他們說您們現在這個油漆不對,他就說我是按照您們那個方式來做啊。我就說但是我們現在已經有提高了啊~

記者:哈哈哈~

胡國平:我跟他說您明天帶幾個工人來,我示範給您看。他過來一比較就知道自己不對了,是的是這樣的,是兩碼事。他自己也承認了~

莫偉樑:這個油漆上的改變是最近幾年的事情嗎?

胡國平:對!

莫偉樑:這幾年是特然提升的很快,之前外面有很多假敦煌古箏,現在不行,差太遠了~

胡國平:它已經比較明顯~

莫偉樑:但是瑰寶樂器這裡的油漆還是比其他敦煌廠出的古箏超越很多~

胡國平:是的。是有不一樣,我們自己知道。還有古箏的配件上我們也下了功夫。比如說我們那個古箏碼子,還有扳手、還有底板上的音孔都有改進。這些我都有參與在裡面,所以我比較清楚。您看那個底板上不是有三個音孔嗎?它就很明顯的,在側面有敦煌兩個字。

407

418

莫偉樑:對~現在加了~

胡國平:那是一三還是一四年加的~您看現在我們的高級古箏的碼子~不知您們看到沒有~上面也有敦煌兩個字~

記者:這個肯定看得到了~

胡國平:古箏扳手上面也有敦煌兩個字~現在是根據古箏的檔次配不同的扳手。其實很多人網上賣的那個假敦煌箏,買的客戶~他還是沒有細心去比較,沒有看我們那本使用手冊,沒有仔細去看。

莫偉樑:哈哈哈~

胡國平:他只要看了手冊,一比較就看得出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可以跟您說一件事~之前一個客戶把古箏拿來修,說是敦煌牌的,幫我修一下。我一看就說不是,這個是假的。她就是怎麼可能啊?!

記者:哈哈哈~

胡國平:我就跟她說,這個古箏就像我自己生的小孩,幾個主要的地方一看,這個不是我們做的。

古箏製作流程的變化

210

211

記者:您從一開始做古箏到現在做管理,有什麼感覺可以分享嗎?

胡國平:哎~這個~當初也是工作崗位變動一下嘛~做古箏嘛當初也是~這個話說來就長啦~
記者:有沒有一些員工會害怕您,因為您懂得怎麼做~

胡國平:對啊~這個是有一點影響的。

記者:比如說現在很多管理層應該都不懂的吧?但是您懂啊!

胡國平:應該是~這樣~應該這樣說,我們學製作古箏的時候吖,可以這樣說~古箏上有幾個東西我們不做的。一個是弦,古箏弦我們不做的,另外一個是油漆。還有那個~雕刻~以前雕刻都是人手調的,那個我們不做~這三樣以外所有其他的我們都做。譬如說古箏材料從倉庫拿出來,都是很大的材料,都是您自己去鋸的,沒有人幫您去把材料配套好先湊起來的~

記者:啊~

胡國平:~自己把材料從倉庫拿出來啊。還有您看以前那個古箏包裝,也是我們自己做的。古箏碼子也是自己做,然後做好以後裝配也是自己。一台古箏從木頭進來,除了那三樣東西不做,其他全做了。所以我們以前做古箏的比較全面,基本都要做,難聽點說以前您下崗可以自己回家做古箏。現在做古箏不行啦,分開了幾道工序啦。您叫他做古箏碼子,他就不行啦。他要他到廠庫把那個酸枝木拿出來,好幾百斤啊,拿過來自己去開~他開不來做不來啊。所以我跟我師傅(徐振高)做十一年古箏,把那個基礎弄好~包括古箏很多的工具,現在的工人不會做。這一次我們搞培訓,那個時候很多手工的工具都是自己做的,外面買不到的。應該說~他們做古箏,我敢說我站在他們後面他們肯定有感覺~

207

——眾人大笑——

胡國平:下個星期嘛,下面有一些岳山,他說已經弄好啦。他就準備怎麼拿去做,怎麼加工打磨出來。我看了一下,問他您全部做好啦?他說全做好啦。每一個都做好?他說肯定的。我就說那您這批岳山經得起檢查嗎?他說可以啊!我就隨便~因為有編號嘛,您馬上去拿這個去試一下,當場啊~他一看,沒話說啦,相差很多啊~

胡國平:很好玩的,我去以後~剛開始他很自信,放上去以後我問他做好沒有,他沒有聲音啊~

胡國平:還有一次~也很好玩~現在工人做好以後每月要結算工資嘛,看工資的時候我一看,哎呀,這個人怎麼那麼多錢啊?在我概念裡面,他還進廠沒多少時間。然後相關部門跟我說,這個人做了很多,九十部。因為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我給您們介紹一下~做六十部的人蠻多的,但是做九十部我感覺就不對啦。我就說您這個現等等,我下去看一下。我去他那邊看一下以後,我就把管理他的那個人叫過來。我就問檢驗那個人您檢驗過沒有?那個人生產的等級在什麼水平?他明顯在偷工減料嘛~他不可能做九十部出來的,裡面肯定有很多偷工減料。因為有很多工序他是難以完成的,做不好的,絕對不可能的。我就跟那個管理的檢驗員說,這個是您失職,這種產品出去肯定出問題~

記者:就是一般不會超過六十吧~

胡國平:不會超過六十的~因為現在~我們以前做古箏都是自己做~您看現在那個烤面板底板,那個活很累的,有熱力,房間還不能開窗,完全靠手去弄,很辛苦的。現在都是機器,一下就做好啦。

莫偉樑:我記得您以前說過那個煤爐很小的~

202

胡國平:對啊!現在機器一下就好了,放上去自動做,又做得好。像現在古箏的旁邊不是要打磨嗎,以前都是靠手工一點點打磨出來,現在機器一下就好啦。以前膠水上去還要扎,現在啦放上去幾分鐘就好了。現在做古箏的勞動是降低了,危險也降低了。所以現在做古箏,我們引進機器以後,也沒有減低很多單價(工人工資)。所以現在做古箏,人比以前舒服啦,錢也沒有少賺。其實我們這裡最大的一條~為什麼前幾年外面很多做古箏的人員流動那麼大?但是我們這裡還是很穩定。我跟您說,我們除了工人工資,公司還幫他們買養老保險,這個是跟以前國企是一模一樣的啊~

記者:是瑰寶有這個政策?還是所有上海民族樂器一廠都一樣?

胡國平:上海民族樂器一廠這幾年基本都是這樣。所以他收入是提高啦,勞動強度小啦,危險減低啦,人也舒服啦。但是其他廠的工資肯定沒有我們高。我跟您說現在來學做古箏的人,最近也有,那個東西他不會做的啊。我們以前框架都是自己拼的嘛,現在不用,專門有加工單位做好送過來。

記者:哦~就是剛剛下面送來的那些~

213

212

胡國平:對啊~

莫偉樑:剛才在下面看到送來的古箏框架,您們都是用入榫的方法來做啊?

胡國平:對啊!但是高檔的,695型號以上的都不用那些,還是要用自己做的框架。

莫偉樑:就是說這裡做的框架跟外面做的還是有差別。

胡國平:當然有差別。有些機器我沒有給您們看,我是東放一些西放一些,不像大江那邊。那邊是流水線一樣的,我這邊啦~因為房子小,我現在想放一台機器也挺難的,沒有像大江那邊那麼好條件。但是所有製作古箏的設備我們都有,而且都是我們這邊先弄出來的。

莫偉樑:哦~就是這邊先作他們模仿~

胡國平:就是他們想好啦,也會有問題的。機器嘛,您還是要調試。我們這邊試了,就推廣過去。這個歸根究底,我跟我師傅學了製作古箏十一年,古箏上每個工序我都做過,這個是有關係的。

記者:那做古箏和管理,您喜歡做哪一樣呢?

胡國平:這個嘛~做古箏其實我跟您說~應該說~還是很累的。您年齡一增長,肯定受不了。還有我們這裡也碰到這個問題~老的退了以後,您還是需要人來管理的。這個管理對產品,您做過,相對就輕鬆一點。領導也懂的啊。譬如找一個大學生來,在產品質量上管理二胡生產,肯定需要時間。那個不單單是畫畫圖標,您要解決古箏生產上的問題,這個肯定是有難度的。比如說像李老師(筆者按:古箏製作師李素芳女士)那種,她有些東西沒有用數字來量化,就靠腦子和手上的感覺。這個東西啊,不是一天兩天能掌握的。

記者:那當年這個職位算是優差嗎?

胡國平:肯定有一點,一個是工人一個是管理,肯定有一點區別的。但是到管理崗位上以後,有很多人到後來不行還是回去啦。我指的不是管理質量那種,而是管理部門那種啊,還是有一點難度的。

徐振高紀念版古箏與金鶴朝陽古箏

莫偉樑:您從事古箏行業那麼多年,您看古箏很多了,哪一個是您最有印象?

胡國平:最有印象應該是我師傅那個紀念版了,最有印象。有些東西我不能說,但是心裡清楚,然後這個做出來以後啦,還專門跟廠長再聊過。這裡面有很多故事。首先這台古箏用什麼款式去做,用什麼板去做,專門開了幾次會啊。生產有生產的人想法,其他人有其他想法,我自己也有想法,爭論不休,拿不定主意。然後我把不同意見拿去給王廠長看,問他覺得應該用哪一個款去做。他回答我~我記得很清楚~您這個事情要問我啊?問我那我還需要您幹什麼啊?這事情您自己去看~哈哈這是原話~

——眾人大笑——

A241400018471939 change A24514b001

後記:筆者數年前赴瑰寶樂器有限公司前已與胡國平先生認識。胡先生予筆者的首次印象是「為人少言語、不飲酒、嚴厲正大。」(筆者按:語出三國演義第二十九回關於名臣顧雍之介紹)。後來彼此多次接觸後,才發現先生還是相當健談,亦相當喜歡杯中物。今年胡國平先生到訪箏炫工作室,再次見到他當年一手製作的古箏。胡先生事後跟筆者說相當感動,其實我比他更感動。筆者真正感受到一個造箏師傅,對自己一手制作既古箏既喜愛,對造箏的堅持。這亦明白到為何敦煌民族樂器一廠會是古箏界的領頭羊,同時亦是推陳出新的先驅。

箏炫X敦煌玫瑰檀木古箏 - 鐳射刻字過程

401

402

403

404

405

廠房內部的倉庫及工作間情況

409

410

411

412

425

434

417

415

416

419

420

422

421

423

424

435

427

431

429

437

436

胡國平廠長及李素芳老師到來箏炫工作室參觀
當年親手制作的古箏再現眼前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

若果大家對本文或箏炫網站內容有任何建議或查詢,歡迎致電箏炫查詢熱線35282708。
大家亦可電郵至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查詢。

想隨時隨地知道更快更新的古箏消息,請加入箏炫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