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WeChat

箏人專訪-「清音聞遠近,雅韻貫今古」-蔡雅絲訪談錄(二)

「清音聞遠近,雅韻貫今古」-蔡雅絲訪談錄(二)

「任寒堆一枕,鈿珠零落,塵縈半榻,箏柱欹斜。」

前文提要:香港著名古箏演奏家、教育家蔡雅絲小姐,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已成立箏團,後有開辦自己的古箏學校;同時她亦擔任香港中樂團古箏全職樂師多年,對香港古箏發展做了極大貢獻。

在上一次訪談錄中(http://www.hkzhengart.com/stories/item/story20160603011),我們主要談到蔡老師的成長歷程,而這次則讓我們聽聽蔡老師有趣的故事和她的人生哲學。

(是次訪談以廣東話進行,本文章採取逐字記錄形式,為方便一般閱讀,編者把口語部分改為書面語,並略加一點潤飾。)

初試啼聲

8V5A0581

蔡雅絲:您們來看看我這本書,很珍貴~這是我第一次開琵琶古箏音樂會的音樂會場刊~哈哈哈~那時候的封面是畫出來的~莫偉樑:唔唔~
蔡雅絲:我還記得那次我彈《天山之春》~這些是琵琶齊奏~這個是什麼年代呢?
記者:上面寫一九七六年啊~那時候香港中樂團還沒有職業化吧?
蔡雅絲:對。那時候是它們叫我去考香港中樂團的,不是我自己說要報名的。因為那時候在香港中樂界我屬於年輕一代。這張相片很珍貴,因為是我第一次音樂會~
莫偉樑:您拿著,我先幫您拍照。
蔡雅絲:哈哈哈~這個封面現在已不知道放在那裡了。
莫偉樑:您彈了那麼多年琵琶和古箏,那麼您小時候應該很喜歡這兩樣樂器了吧?
蔡雅絲:二年班~二年班開始的~
莫偉樑:是因為~
記者:為什麼會這麼喜歡?
蔡雅絲:那是因為在學校。那時候沒有什麼一體一藝,那是學校的樂器班。那時候有兩個班我參加了,一個是中樂班。我記得我們曾經拿過獎的,比賽曲目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問記者)有沒有這首曲啊?
記者:是什麼樂器的?
蔡雅絲:齊奏~
記者:不知道啊。那個年代不熟啊。但是我相信應該有吧,在那個火紅的年代~
蔡雅絲:我們有樂器班和樂隊,現在的學校也有吧~您問我為什麼有興趣,其實就是因為這些活動,慢慢培養上來的。

8V5A0599
莫偉樑:您在一九七七年那時候已經開音樂會,那代表那個時候已經教很多學生?
蔡雅絲:沒錯。
莫偉樑:當時這裡已經成立了嗎(筆者按:蔡雅絲古箏學院)?
蔡雅絲:還沒有吧~好像是七幾年~那時候我兒子是三歲,現在他是二十八歲~
莫偉樑:那應該是一九九零年吧~
記者:不會吧~沒有那麼晚吧?
蔡雅絲:不是,那時候我在土瓜灣還有一個地方,這裡是第二個。這裡是買的,那邊是租的。對了,我是一九七三年成立這間音樂學院的,這裡面有寫的。
記者:那就是做香港中樂團之前,這裡就已經開了。在樂團兩年以後您就出來專注搞這裡。
莫偉樑:這上面寫您一九七零年拿了校際音樂節冠軍,三年後您就開了這家學院~那時候您應該很年輕啊~
蔡雅絲:年輕!非常年輕!
莫偉樑:那時候像這種學古箏的地方多嗎?那時候蘇振波老師有~林風老師也有啦~其他沒有什麼了嗎?
蔡雅絲:對。
莫偉樑:那時候為什麼有這個想法要開琴行?
蔡雅絲:因為那時候在學校和銀行我有好多學生,太多了。我後來不做銀行了啊,那去那裡上課呢?總要有個地方吧。
記者:那為什麼那個時候會有在銀行工作轉到音樂上呢?
蔡雅絲:我是一九六七到七零年在銀行工作~

001
記者:現在這個時序開始正確了。
蔡雅絲:那次暴動其實我有去~我不是去放炸彈~我是去遊行。我記得那四年中有一年就是這樣過的,在我們銀行前面那條街上遊行,我還記得我同事那時候粘大字報。
莫偉樑:那您去比賽的時候是已經畢業了啊?
蔡雅絲:對,那是公開組嘛~那時候我應該還在中國銀行。當年公開組比賽,沒有要求參賽者一定是學生的,所以叫公開組。
莫偉樑:哦~不問還真的不知道。
蔡雅絲:其實那時候在中國銀行還有一些~不叫樂團~叫宣傳隊~您們還沒有出生吧?
莫偉樑:當然沒有啦~
蔡雅絲:宣傳隊就是那時候「反英抗暴」,要做一些關於那時候的音樂,在新光戲院拍的,全部是美化毛主席的。
記者:宣傳隊是否像大陸一樣?不用上山下鄉吧?
蔡雅絲:對對對。我們叫銀保宣傳隊,您們來看看這個相片~
蔡雅絲:我們這幫人還有聯繫的,那時候時間雖短,但是大家還是很有感情的。您們看,就是這個了~銀保宣傳隊。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二十週年~
記者:那就是一九六九年~
蔡雅絲:那個是我呢?這些後面的現在全都是總經理啦,巴閉!那個是我呢~~~~~~~~這個這個!!!短頭髮!!!中間那個就是我了!!!您們放大來看看~~~
記者:像孩子一樣啊~~~
蔡雅絲:是啊~~~還沒有到二十歲啊~~~十六七歲。這個就是田主任,北京派下來的幹部。他很照顧我,想把我召回去北京。這個是潘嘉德 ,就是後來無線電視的編導。知道嗎?

8V5A0593
記者:不知道~
蔡雅絲:無線那個啊?最近也有戲上的啊?
記者:好久沒看電視~就是有機會看,我這幾十年全家都是看亞洲電視的。
蔡雅絲:您什麼人啊?怎麼會看亞洲電視的?那麼奇怪?
記者:哈哈哈~
莫偉樑:就是您那個時候已經教很多學生,結束銀行工作後就馬上出來教學生~
記者:那就是開這個藝術中心的時候只有二十歲左右~
莫偉樑:我記得之前蘇振波老師給我聽以前的錄音帶,是您和您妹妹以前的演出~
蔡雅絲:哇~他還有嗎~我自己只剩下書而已啊。
莫偉樑:他儲存的資料相當齊全。
蔡雅絲:我不行,我比較亂~後來比較好~我幾個學生都是秘書,好像蘇美卿,她是香港科技大學那邊的秘書,Ada是李嘉誠的秘書~他們很擅長處理這些事情。所以我那本書也是他們搞的。

8V5A0579

莫偉樑:我一進來就看到這裡有很多相,雖然沒有什麼排列,但是您卻很清楚知道每張相片的位置啊~
記者:亂中有序~您最厲害是很清楚每張相片的位置,剛才都是非常明確的走過去啊!

8V5A0614
莫偉樑:那麼一開始您擁有的古箏是那款?
蔡雅絲:就是剛才相片裡面的那個。
莫偉樑:那您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到現在的古箏?
蔡雅絲:您指尼龍包鋼(弦)?
莫偉樑:對~
蔡雅絲:是後期了。應該是盧思源和劉瑞中後開始的,所以他們兩個也是懂得彈鋼弦箏。後來就全變成尼龍包鋼了。那個年代~劉瑞中是什麼年代呢~您們認識劉瑞中嗎?
記者:知道~
蔡雅絲:劉瑞中~學的一段時間也轉為尼龍包鋼弦的古箏。您們剛才有看到劉瑞中小時候的相片嗎?來來來~您們要來
記者:哈哈~

8V5A0582
蔡雅絲:這相片是我們在音樂事務處的走廊拍的~哇~您看看劉瑞中~還有一個~劉瑞傑~現在他們變成那麼大個了~~~
記者:兩個看起來很像啊~
蔡雅絲:孖仔啊!
記者:哦~~~
莫偉樑:分不出來~
蔡雅絲:他們是小學四年級跟我學,這是他們拿冠軍後拍下的。這是什麼年代?
記者:這裡有寫~夏曆~~~一九九零年~
蔡雅絲:對,「古箏孖寶連捷三年」,它是初級組公開組都是他冠軍~他很厲害的~劉瑞中很厲害~~~這是一九九零年的文匯報。

8V5A0586
莫偉樑:(對記者)今次真的有很大空間給您發揮啦~
記者:哈哈哈~這是好事啊~可能是大家都講廣東話,而且您們資料多,比較齊,是有條件做細緻一點的訪問。
蔡雅絲:剛才我們講到那裡啦?
記者:放心~我有記錄~我們還是回去您學古箏的經歷吧~我看到您的資料,您是跟過邱大成老師的~
蔡雅絲:對~在北京~
記者:還有范尚娥老師~
蔡雅絲:對~但是范老師我跟她學的比較少~主要就是學過她的《雪山春曉》。
記者:周延甲老師您也跟過?
蔡雅絲:對對對~
記者:去西安那邊上課嗎?
蔡雅絲:是啊~
莫偉樑:後來您帶過您的箏團去那邊演出啊~
蔡雅絲:是啊,那次我跟曲雲老師同台一起演出呢,她忘記了吧~~~我在那邊有張相片~~~來來來~~~真的~~~我找找看~您們認出她嗎?
記者:哈哈哈~~~上個月才來過呢~~~
莫偉樑:這個是她年輕的時候~
蔡雅絲:這個就是周望老師了~
莫偉樑:這個我就認出來了。
蔡雅絲:這個是黃曉飛老師。曲老師在那裡呢~這個是高自成老師~
莫偉樑:記者:唔~
蔡雅絲:(手指突然停在一張相片)這個是我妹妹蔡潔儀、這個是我、這個就是曲雲老師,是這張了哈哈哈哈~~~

8V5A0615
莫偉樑:這是一九九三年?
蔡雅絲:不知道,去西安交流。也去學學東西。排時間排得很煩吧哈哈哈?
記者:不會,其實挺有趣的。像我這代人對香港中樂發展的了解,大概就是在一九七七年香港中樂團職業化開始的。之前的,說真的我們都不太清楚。

蔡雅絲與香港中樂團

蔡雅絲:其實一九七七年以前,還有一些業餘團體的。那時候我就沒參加,我指香港中樂團還沒有職業化的時候~
記者:您指呂培源那個年代?
蔡雅絲:對~那時候政府覺得需要一個職業的中樂團,就以香港中樂團的前身來開始,但是那些老團員還是要考的。
莫偉樑:可以講一下您一九七七年考香港中樂團的情況?
蔡雅絲:先考樂理~
記者:什麼?考樂理?
蔡雅絲:考樂理!我們去香港大會堂的一個會議室,每人要做一堆試卷,裡面全都是樂理。要先考到那個。
莫偉樑:您學過鋼琴,應該覺得很簡單吧?
蔡雅絲:簡單。因為我早考完八級鋼琴和樂理,那些太簡單了。有些學中樂的,沒有學過西樂,這些東西可能不太熟悉,所以要考。
記者:考完樂理以後呢?
蔡雅絲:要先過樂理,過不到就不好意思,您沒有機會了。然後他們就會叫您去面試~這裡要叉開一下,我還記得我去考音樂事務處當老師的曲子是《山丹丹花開紅艷艷》~
記者:考香港中樂團呢?
蔡雅絲:我是考琵琶的~因為那時候古箏在樂隊很少用的,整天坐在那裡,然後到了就撥兩下。他們只會要求您兼任,我考琵琶的曲目~~~我想想~~~
記者:《十面埋伏》?
蔡雅絲:不是,我那時候覺得自己彈這首曲的力量不夠。我是考我得獎的那首曲子,《大浪淘沙》。那時候~您看到我那琵琶比賽那張相片,我就是彈《大浪淘沙》,不用練嘛。考完以後,他就會問您,還懂得什麼樂器嗎?那當時候我就彈了古箏,《漁舟唱晚》。他們ok,我就考上了。
莫偉樑:那時候是您自己帶樂器去的嗎?
蔡雅絲:自己帶~那時候怎麼會有公家樂器?
記者:古箏也要自己帶
蔡雅絲:對啊琵琶古箏都帶。
莫偉樑:之前您說是人家叫您去考~
蔡雅絲;那時候全都是公開考試,政府的當然全都要公開,登報紙。登報紙以外,樂團可能有感一些聲部有缺乏,會通過一些人去跟一些老師說,希望他們去報。但是它叫您去不代表您可以考到。
記者:以前需要考視奏嗎?
蔡雅絲:要。我還記得我那次的視奏是F調的,不是G調什麼的。嚇死我。
記者:那時候是拉幕考試的嗎?
蔡雅絲:那次考試不是拉幕的,共有八個考官。至於是那八個,我記不清了~
記者:我剛剛還想問是那八個人當考官~

8V5A0590

——眾人大笑——

蔡雅絲:怎麼可能記得啊?
記者:一定有吳大江了吧~
蔡雅絲:當然啦~應該沒有八個~可能是六個左右。其他還有什麼人就真的記不起來了。一定有政府官員在裡面。
記者:一點都記不起來?是一些中樂前輩吧?于粦?
蔡雅絲:于粦叔吖?不記得了,那麼久的事情怎麼可能記得起來~
莫偉樑:哈哈哈~
記者:近年有一些中樂的老唱片重新發行嘛,我去買了不少,才發現香港以前有很多名家是我這輩不認識的。比如其中一張唱片,拉二胡的叫陳自更新,揚琴伴奏的叫曾湘~
蔡雅絲:曾湘叔~我們叫他曾湘叔,他打揚琴很厲害的。這兩個人都是比我高一輩,是波叔(蘇振波)那一輩的。
莫偉樑:當年香港中樂團的薪酬有多少?記得嗎?
蔡雅絲:記得?二百多~不~兩百多是當年做中國銀行~中國銀行是一個月兩百九十幾。中樂團嘛~
記者:那麼多?六十年代末啊~

1987002

蔡雅絲:您要知道那時候,銀行是最高薪水的。您問中樂團的人工是八十年代?
記者:七七年~
蔡雅絲:好像一個月有二千幾吧~不記得了~太久了~
那時候已經有一個系統在運行了?
蔡雅絲:當然,已經有系統了~
記者:這個還是後面再問,否則又跳的太遠了。
蔡雅絲:對啊哈哈哈~
莫偉樑:那另外就是音樂事務處那邊啦~
蔡雅絲:音統處那邊我是沒有停過的。是到後來徐英輝先生上任的那時候才開始停的~因為中樂團那邊有衝突~記者:我搞不懂~一九七九年您離開香港中樂團,說是為了搞自己事業~那為什麼一九八五年又再考進去呢?
蔡雅絲:是啊~您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余生要去考~他硬要拉我去陪他一起考,否則我也不去~
莫偉樑:嘿嘿嘿~
記者:哦~~~
蔡雅絲:余昭科吖~
記者:陪他?
蔡雅絲:陪他!就像人家去選香港小姐,找人陪他一起去。我還記得當時候我說我不用去了吧?(外面)好多事情做啊!余生說:「試下啦~我入去~兩個一起入去咪幾好囖~」哈哈~其實~哈哈哈哈

——眾人大笑——

愛情篇

004

蔡雅絲:他也是八五年進去香港中樂團的,現在懂了吧?
記者:我還以為余生是七幾年就進去~
蔡雅絲:不是~
記者:我不知道~我以為是~
蔡雅絲:總之我記得那時候我們是一起上班的~
莫偉樑:當年您們是什麼時候開始拍拖的?
蔡雅絲:拍拖嘛~~~他畢業之後的。他在北京畢業之後。但那時在銀聲的時候~
莫偉樑:唔~

1987001

蔡雅絲:那時候還沒開始拍拖,只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因為沒什麼機會接觸~
記者:那就是說您們認識其實已經很多年啦!那時什麼時候呢?
蔡雅絲:記不起來了,這個還是問余生最清楚。
記者:應該是結束在中國銀行的工作之後發生吧?
蔡雅絲:對。我還記得當時候我跟吳大江說,讓我先去銀聲那邊表演,我才開始在香港中樂團工作。這個我最記得了。因為我答應了石慧要去新加坡演出,但中樂團那邊又要上班~所以我就問吳大江可否讓我去新加坡~吳大江就說ok您去吧~
記者:那就是一九七七年了~啊~那麼當年中樂團第一次排練,排《月兒高》的時候您不在場?
蔡雅絲:《月兒高》我有份演啊~
記者:不是,我是說排練~我記得《吳大江傳》中,說樂團第一次排練,花了幾個小時就排練幾個小節~
蔡雅絲:那我應該不在,沒這個印象~應該在新加坡演出~我應該沒有參加香港中樂團職業化後的第一場音樂會。
莫偉樑:那您們認識的時間應該是七幾年~
記者:根據蔡老師的資料應該是這樣~
蔡雅絲:但那時候還未拍拖啊~只是認識這個人而已~要等他畢業回來香港才有聯絡~
莫偉樑:那個時候還未畢業?
蔡雅絲:開始拍拖應該是八幾年了~沒關係啦,等一下問他~他很清楚~起碼比我清楚~
記者:那蔡老師是什麼時候結婚的?
蔡雅絲:一九八五年~
記者:那個時候已經回去中樂團了吧?
蔡雅絲:對~所以他拉我一起回去上班~
莫偉樑:結婚了才再回去樂團?
蔡雅絲:對啊~否則我不會回去,又要在樂團彈古箏,外面還有一堆事情。
記者:咦!那他最後豈不是「賣甩」您?他在樂團做了幾年就沒有做下去啊!
蔡雅絲:正是!他自己過幾年就不做了!
莫偉樑:哈哈哈~
蔡雅絲:我還記得他說:「我不做了,走了~」~~~然後我問他那我該如何,他就說沒所謂的啊!那時候我們常常一起上班嘛~~~
記者:余生還真搞笑!叫您一起去中樂團陪他,然後「賣甩」您~
蔡雅絲:係啊~~
記者:他在裡面做了三年?
蔡雅絲:七年~其實很多人有自己的想法,他喜歡做那種錄影錄音,這個不是那麼簡單,您要熟讀樂譜才行,比如說領奏的鏡頭如何捕捉,如何剪接~他讀過指揮,能看總譜,在樂團有經驗,所以他在音樂會的錄影錄音上有他的長處~所以他就「賣甩」我哈哈哈~~~
記者:哈哈哈~
蔡雅絲:不管啦,各有發展啦~其實我也可以不做的,但又覺得無妨啊,人家又沒有「炒我魷魚」~所以我在中樂團經歷過四位總監的不同時期~
莫偉樑:中樂團歷年只有四位總監?
蔡雅絲:係吖~吳大江、關廼忠、石信之、閻惠昌四位嘛~不就四個嘛~
莫偉樑:哦~
蔡雅絲:還有一樣,我做過演藝學院三年的古箏導師,您們知道嗎?
莫偉樑:是項斯華老師離開香港後的時候嗎?
蔡雅絲:我剛剛去臺灣演出才見到我在演藝學院教的臺灣學生,他們說沒見二十年,那~
記者:九六年~大概吧~
蔡雅絲:我在裡面做了三年,什麼時候呢?
記者:那時候音樂學院的中樂系系主任是誰?唐建桓老師?
蔡雅絲:我是王國潼老師~
記者:那就是一九九三年後了~
蔡雅絲:哈~您真厲害~那邊第一任系主任是唐建桓,第二任是王國潼~現在呢?是誰?
記者:現在是余其偉教授~

G調迷思

8V5A0605

莫偉樑:以前沒有那麼多教材啊,我知道您編了很多教材。您的大部分學生,一開始是先學G調的,對嗎?
蔡雅絲:無錯!
莫偉樑:基本上在香港的學生如果是先從G調學起,一定是您這個體系出來的~
蔡雅絲:因為一般是D調先,但我不一樣。
莫偉樑:是因為《紡織忙》這首曲子?
蔡雅絲:不是。因為我教材裡面有很多廣東音樂。廣東音樂有很多G調,譬如《平湖秋月》就是G調。我教材是偏向廣東音樂多一點的,也有一些像《剪靛花》是其他派別的,所以就以G調為主。

8V5A0608
莫偉樑:那您最早在中國銀行教的時候,教的曲目也是G調、廣東音樂為主?
蔡雅絲:不,什麼都有,《剪靛花》、《三十三板》什麼的,都有。
記者:但是那個火紅年代,在中國銀行教古箏不用避開這些曲目?那時候不是要「破四舊,立四新」嗎?
蔡雅絲:不會,那時候在裡面音樂方面是沒有人管的。
莫偉樑:那時候已經是讓學生先學G調?
蔡雅絲:對~像《妝台秋思》,不彈G調很奇怪啊~當然也教D調,《漁舟唱晚》就是D調啊!只是先後次序而已~

8V5A0611

置業故事

莫偉樑:箏團和古箏學院是同時成立的嗎?
蔡雅絲:對,本來就有,學生多嘛,大家集合一起演出,慢慢就成型了~
記者:我見到還有一個叫蔡雅絲藝術中心的啊?
蔡雅絲:那是一個分支,在元朗。
莫偉樑:那一開始排練就在這裡?
蔡雅絲:不,是先在土瓜灣那邊。但是那邊太少了,只有四百平方尺。這裡比較大一點。這裡有個故事,當年就是阿陞,他要買這裡,叫我們一起買這裡。當年購買這個單位是四十二萬,阿陞是四十萬,因為他比我們低一層。他那時候就是四十二萬,一起吧!樓上樓下,互相照顧,所以我們買了這裡。
記者:您說的阿陞是指張廣陞嗎?
蔡雅絲:是啊!
記者:那個年代四十二萬是什麼概念?
蔡雅絲:我兒子那時候才三歲~
莫偉樑:其實那個年代四十二萬不少啊~
蔡雅絲:貴啊,我也是分期付款的啊~
莫偉樑:那為什麼選這裡置業?
蔡雅絲:是張廣陞選擇不是我選啊哈哈哈~
記者:哈哈哈~您這個人也真有意思~做中樂團就是因為陪老公,買樓就是張廣陞叫您買您就買哈哈哈~
蔡雅絲:哈哈哈~
記者:樓上樓下有個照應嘛~
蔡雅絲:哈哈哈~他當年真的是這樣說~哈哈哈~
記者:您跟張廣陞是在七十年代認識的嗎?
蔡雅絲:張廣陞?余生跟他比較熟,我那時候只知道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為什麼那麼熟,要問他才知道。
莫偉樑:那麼教材是在搬到這裡的時候才有嗎?
蔡雅絲:不,在土瓜灣已經有了。但那時候的譜是一張張獨立的。又是余生,他說我的譜「點解咁濕碎,整本書」啦!所以才有教材的出現。

成功之道

8V5A0592

記者:我看到您之前辦的音樂會分開好幾個系列~
蔡雅絲:我音樂會主要分為三個系列,一個是傳統曲目,一般在「琴弦共聚」這個系列;第二個是廣東音樂,《流水行雲》那種,這些耳熟能詳的樂曲,我把它們全改編為古箏彈。這些比較簡單,比如饒寧新老師也做了不少改編,我只是再在上面加上自己的風格;最後一個系列,是因為我有一些上年紀的學生,她們彈不了《戰颱風》、《香山射鼓》那些曲,所以她們叫我教他們一些香港流行金曲,所以我就把那些樂曲改編為古箏版本,叫「情人的眼淚」。這個系列就是為那些觀眾而設的。

8V5A0626

28072016125831-001528072016125831-0016

莫偉樑:我們見到您每年最少搞兩場演出啊?
蔡雅絲:因為有幾個系列啊~
莫偉樑:很多~香港古箏界每年能保持有幾場演出,唐建桓老師以後就是蔡老師您了。
蔡雅絲:我被逼的,學生也需要上台啊!一來是悶,學生在後面推您,那您就要行啊!
莫偉樑:要持之以恒不簡單~
記者:七六年啊!整整四十年啦!從您那個演出到現在!

8V5A0618
蔡雅絲:我是那種很堅持自己理想的人,百分之百。其實我不喜歡我兒子走這條路,就是因為難行。特別是中樂團那麼複雜的環境。您知道嗎?在中樂團人家叫我「獨家村」,余生離開中樂團後我都是一個人吃飯。
記者:我知道!那時候我有一段時間在老師旁邊彈中阮啊~
蔡雅絲:我就是這樣一個人~也不是不合群~
記者:那時候我覺得您很兇,很冷酷~
蔡雅絲:我不是惡~
記者:所以兩年前我上來排練~顧蕙蔓老師那個演出~我就想~怎麼蔡老師待我那麼好?
蔡雅絲:哈哈哈~對啊~我是好人啊~哈哈哈~
記者:因為之前在中樂團您給我的感覺是很兇很兇~
蔡雅絲:因為我不理睬其他人~別說中國來的,那怕是香港本土的,我也沒有跟他們聊天的。其實大家都是朋友,但是裡面太複雜,我不想管那麼多,這也是我在中樂團的謀生之道啊。咦~剛才我們在說什麼的~
記者:處世之道~堅持理想~
蔡雅絲:對,堅持理想。還有要一直努力學習。雖然我現在年紀大,但是您見到嗎?我正在學習豎琴。我一開始以為豎琴跟古箏差不多,但是原來是不一樣的。還好我有學過鋼琴,所以我知道應該怎麼應付。

8V5A0587
記者:豎琴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學?
蔡雅絲:一年前。一定要不斷進步,您總不能永遠都是《戰颱風》《春到湘江》什麼的,要有發展。雖然現在的曲目很新,我見到都覺得頭疼~但我不反對,像我好幾個學生很喜歡彈《西域隨想》和《幻想曲》,這是發展,我不會落後。但您問我喜不喜歡這些曲,那是另外一件事。所以我說「臨老學吹打」是件好事~
記者:怎麼您講到自己好像很老一樣?
蔡雅絲:哈哈~
莫偉樑:您是喜歡器樂演奏,而不是單單古箏~可以這樣講嗎?
蔡雅絲:其實我主要都是彈撥類的~
莫偉樑:鋼琴不是啊~
記者:鋼琴也算是吧,登登登幾個音出來~
蔡雅絲:對。我全都是彈撥的,為什麼呢?很難說啊~等如我問余生為什麼喜歡拉二胡而不彈琵琶,這個是各有喜好。
莫偉樑:那就是您喜歡彈撥類。
蔡雅絲:對。我還很喜歡聽戲,但不是喜歡去學。但是那個東西會融入我的音樂中,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啊。像我那個《昭君出塞》,您聽聽,我其實從小就聽紅線女唱,但譜上很多滑音按音,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才改編而成。像這次我彈的是《鳳閣恩仇未了情》,需要編排很多指法,也需要一些改編。看到那幅相片嗎~我跟龍劍笙一起合照的。
記者:本來想問您的成功之道,但是您剛剛已自己回答~
蔡雅絲:對,終身學習。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您一生中,有什麼關於古箏的事對您最難忘?
蔡雅絲:其實呢~彈琴嘛~如果彈出來不能感動人,哪怕您技術多好,我覺得未有用。我難忘的事~像《流水行雲》,我彈的時候,會有一種抽離的感覺,全身投入進去裡面。演奏,不是彈音符,而是要將感情表達進去裡面。我最難忘的是,有一次我彈《情人的眼淚》,我後面的學生在抹眼淚~
記者:唔~
蔡雅絲:年紀大的學生~《流水行雲》其實是講那個作曲家在日治時期的悲慘遭遇,但填詞後變了意思。他們感覺到那種悲傷的感覺~可能我達到自己的目的~
莫偉樑:感動到人~

記者:謝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

結語:與蔡雅絲老師的訪問,是香港古箏網歷來訪問中其中一篇最長的。蔡老師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大家以廣東話溝通,訪問到中段已變成閒話家常,實屬美事。蔡雅絲老師給筆者最大的印象就是勤力。筆者於蔡老師的工作室,親眼看見她正在編寫的教材,而貼在工作室每個角落的照片,都是蔡老師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的見證。據蔡老師說她這幾十年可是親自教導過逾千名學生呢,這實在是個驚人的數字。筆者在此再次引用蔡老師的一句話勉勵各位箏友~~~「終身學習,自強不息,則每人都會有自己的天地。」

文: 黎家棣
28072016125831-0005 

----------------------------------------------------------------------------

若果大家對本文或箏炫網站內容有任何建議或查詢,歡迎致電箏炫查詢熱線35282708。
大家亦可電郵至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查詢。

想隨時隨地知道更快更新的古箏消息,請加入箏炫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