箏壇分享- 中山箏談(四):把玩歲月中感悟人生

中山箏談(四):把玩歲月中感悟人生

301

當下藝術也好,學問也好,都應該講究一個“玩”字。一個“玩”字,是一個人發自內心的需求,是其學養與心性的綜合外現,是一種生活的方式,是生命的一部分,——如同藍天之於鳥兒,大地之于草,水之於魚,——能從那裡尋到盎然的樂趣,並在創作和研究的過程中充盈著這種快樂,是每一個生命個體可望不可即的理想狀態。

王中山玩古箏、玩詩詞、玩繪畫、玩收藏,對生活秉持著一種“玩”的心態,“玩有多種玩法,有吃、喝、嫖、賭的俗玩,有琴、棋、書、畫的雅玩。其實玩的過程更多的是寄託著一種個人情感,同時也可作為一種消遣。玩物不能喪志。彈琴,讓情緒在音律的跌宕中演繹成情操;作畫,讓映象在目光的收納中轉換為印象;收藏,讓興趣在意念的癖好中昇華為意趣;吟詩,讓思緒在欲望的漫步中漸變成思想。”

一核一世界中把玩歲月

302

一件好的文玩,可謂是一種精神的“物化”承載,或大或小,或巧或拙,經由歲月的裹洗,達到與主人的息息相通。文玩作為王中山把玩生活的一部分,他對此偏愛有加,尤其文玩核桃和收集紫砂壺是他的最愛。有時他也會對最愛“嗜玩成性”,自曝為使核桃顏色均勻,會半夜三點鐘起床刷核桃。

“人用手把玩時,核桃成色不均,經常刷它,不僅使顏色均勻,上色快,包漿容易,而且還清潔了核桃,而且最好用豬鬃來刷。”王中山談及自己的這個偏好時饒有興趣的說道。

把玩的核桃多取自野生山核桃,它與食用核桃的最大區別就在於挑選、上油、把玩、收藏和交易的環節,多呈一對兒,每對核桃要紋理相似,大小一致,重量相當。“我欣賞它的山野之氣,文玩核桃從大自然中來,它不倚不偏,氣貫華夏,枝繁葉茂地屹立在山野之中,‘令饕餮之徒豈敢嚼咽’。它的表面龍盤鳳繞,阡陌縱橫,看得時間久了,仿佛自己在山水之間行走一般。”

把玩核桃分為文盤和武盤,文盤是不出雜訊的玩,但耗時久,盤出的核桃非常清亮,不似瑪瑙,勝似瑪瑙。武盤則出“活”快,很快能使核桃光滑。“把玩的過程能活動筋骨,因為我是彈古箏的,包括自古至今很多琴師、梨園行的老人兒都會玩這個東西,對此頗為瞭解。所謂一核一世界,其實核桃就如人眼中的一個世界。把玩時日長了,一則平心,驅世俗之擾;二則養氣,生平和之態;三則把玩之中會令人有一種乾坤日月在握,運籌帷幄之感。你磨的是核桃的棱角,核桃磨的是你的性情。”

文玩如人,人分三六九等,文玩也是。如今文玩核桃的價格低至數元,高至數萬。其實價格的高低無法衡量玩者樂趣的高低。無論玩什麼,自得其樂是目的,心情高檔了一切都高檔了。一對核桃,在有些人眼中就是吃的,在有些人眼裡,它有可能是山、是水,是大千世界。“社會上有許多不理解玩核桃的,我覺得這個和做人一樣,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一個人如果不喜歡一樣東西,它就是再好,在別人眼中也一文不值。這些文玩的東西很純粹,經濟價值只是一部分,個人喜好是關鍵。”王中山飽含一顆寬容之心淡然待之。

寧靜方能致遠,人生猶如盤核。悠悠歲月久,揉核桃如品人生,普普通通一個玩意兒,在漫長的把玩歲月中,日積月累的點撥,一點一滴的沉澱,時機一到,一下子就能出滋味了。

一壺一石裡境由心生

303

自古文人多寂寥,寂寥之餘,把玩一二,其間獨善其身兼而有之。孔子曰“吾日三省吾身”,通過對文玩的把弄,在寂寥獨處時多出一分思考,悟出一絲哲理。詩意生活的王中山自然也少不了體驗把玩中的獨善其身。在眾多的文玩中,王中山自謙自己是雜家,抱著玩玩的心態待之。

“世間茶具稱為首,玩賞揩摩在人手”,紫砂壺以其獨特的實用價值和藝術價值得到眾多文人雅士、文玩收藏家的親睞。其能發出茶之色、香、味,且既不奪香,又可煮熟湯氣。王中山的家裡收藏了各個樣式的紫砂壺,有各式的方形壺、水準壺、圓形壺等“光貨”和“花貨”;有仿大師顧景舟、蔣蓉的名家壺等等;在他的茶室中,也有一兩件著名紫砂壺製造大師的真品。不過王中山坦言道:“我看重把玩它不完全是因為它出自名家之手,而是因為紫砂壺本身的意趣和意境我很喜歡,比如刻有‘獨坐幽篁裡,彈琴複長嘯’的“環龍三足”,壺身這副彈琴的淡然之境我很喜歡就把它收藏了。”

有了好壺,自然少不了好茶。王中山的的家中放著各種各樣的茶,茶室有,琴房也有。他的飲茶習慣會根據不同的季節喝不同的茶,不會專門認准一種茶去喝,既懂得去享受生活,但是絕不偏執。

王中山用壺玩壺,坦言自己的收藏基本都是自用的,比如收藏的紫砂壺就是用來喝茶的,而非待價而沽。平日裡,好友至,好壺、好茶、好水泡之,在一壺一盞間品茗論道,笑說人生。“‘弱水三千隻取一瓢飲’,知足常樂,小小杯中蘊含著無限大世界。我會在小小的‘茶具’中看清自己和別人的‘差距’,讓我明白每一個生命該有多麼鮮活和精彩。

“禪茶一味,淡然一生。我不想讓自己一直踮著腳尖做人,那樣太累。同樣,生活中我也不喜歡金銀銅鐵之類硬邦邦的東西,拒人於千里之外;我更喜歡來自大自然的比如陶制和木制的東西,我能感受到他們的生命所在。”

對文玩的收集王中山抱有隨緣的態度,家裡還藏有不少品相上佳的靈璧石,但他對野外自撿的一些石頭卻是情有獨鍾。“我會收集一些山川小溪邊的石頭,它們集天地之靈氣,匯日月之精華,富含情趣。我有一塊雨花石系列的帶有瑪瑙質的石頭,裡邊猶如一汪清澈的湖水,湖水之上,明月高懸,兩名道士促膝長談,頭戴發簪,長袍墜地。還有一塊是我隨便撿的,石頭畫面中宛如一名寫意的古稀老者低頭冥思;還有一塊我很喜歡,一張桌子上靜然的躺著一把古琴,畫面安詳幽遠。這些都是純天然的,其實境由心生,你內心有怎樣一個心境,眼中的世界就會為你開放。在大千世界中,不管是宏觀的還是微觀的,我其實都是通過這個東西來尋找我的一個歸宿。”

用玩的態度看待一切

304

王中山愛玩,他喜歡每天把玩後看到它們的漸變,喜歡這種自己可以重新賦予它們生命的東西。玩東西沒有貴賤之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王中山談笑風聲之間總是散發著陣陣瀟灑、淡然。他彈箏、畫畫、寫詩詞、玩核桃、品茗、收集紫砂壺,眾多的愛好不僅沒有阻礙擾亂到他,相反他把這些愛好安排的井井有條,大腦還不時地為之閃現靈光。

“樂器是玩出來的,我們用玩的態度看待一切,不是玩世不恭,要讓生活玩得快樂。人不應走得那麼快,慢是咀嚼生活的一個過程,是一種生活的品味,何不靜下心來喝杯茶,把玩一下核桃?但要在把玩中掌控好度,慢慢的品出東西來。見怪不怪,思路廣開,一個人只有經歷多了,視野開闊了,他的音樂才會打動人,因為聽者讀懂了這個飽含情感、富有詩意的品位之人。”

“二胡拉拉扯扯,琵琶挑撥離間,嗩呐吹吹打打,古箏勾勾搭搭”王中山笑言道,民族樂器的這些演奏特點過去曾被用來形容某些藝人性格中的缺點,他認為搞民樂的人——尤其是琴者更要有一顆瀟灑的心面對這個世界,飽含一顆寬容博愛的心。玩笑之間,充滿一種生活的雅致之情和輕鬆的音樂態度。

茗茶紫砂,詩畫人間。清香幽遠,沁人心間。靈氣悠悠然,在指尖,於手中奏出一首曲,潑墨一幅畫,賦一詞一曲,一核一世界,一壺一乾坤,攜淡泊之心,把而玩之,感悟人生。

*** 文章轉載自中國民樂雜誌微訊 ***

延伸閱讀: 

箏人專訪 - 潮流 - 王中山
http://bit.ly/1bG33YD

----------------------------------------------------------------------------

若果大家對本文或箏炫網站內容有任何建議或查詢,歡迎致電箏炫查詢熱線35282708。
大家亦可電郵至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查詢。

想隨時隨地知道更快更新的古箏消息,請加入箏炫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