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WeChat

箏人專訪-「清音聞遠近,雅韻貫今古」-蔡雅絲訪談錄(一)

「清音聞遠近,雅韻貫今古」-蔡雅絲訪談錄(一)

8V5A0622

「憑君一洗箏琶耳,雅部闌珊,未絕朱弦,香夢驚回三百年。」

古箏在今天華人社會,以可稱為最多人喜歡的樂器。可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古箏其實並不受歡迎。當時更有不少人形容古箏就像棺材板一樣,不吉利。今天古箏的流行,實有賴眾多前輩多年努力,為古箏開創自己的年代。

香港著名古箏演奏家、教育家蔡雅絲小姐,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已成立箏團,後有開辦自己的古箏學校;同時她亦擔任香港中樂團古箏全職樂師多年,對香港古箏發展做了極大貢獻。香港古箏網這次非常榮幸,能邀請蔡雅絲老師接受我們的訪問。

是次訪談以廣東話進行,本文章採取逐字記錄形式,為方便一般閱讀,編者把口語部分改為書面語,並略加一點潤飾。

電影世家

記者:蔡老師,您可是電影世家,對吧?

蔡雅絲:哈哈~您們來看~這個是我爸爸~我爸爸當年是拍陳寶珠蕭芳芳那些電影的~

記者:對~我之前做資料搜集時看到了~蔡昌導演~

8V5A0567

蔡雅絲:那些電影出來的時候您們應該還未出世~

記者:我看過,以前小學的時候才上課,看完粵語長片才回學校的~

蔡雅絲:粵語片的時候,他跟我舅父(筆者按:導演蕭笙)一起拍電影,比如說《武林聖火令》、《神雕俠侶》~

蔡雅絲:但您們不知道,那時候我還在讀中學二年級,《武林聖火令》那段音樂,陳寶珠彈的那個琵琶,音樂其實是我彈的~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彈的是《天山之春》~然後還加一點效果的。現在每一次看到《武林聖火令》~這曲是我彈的吖哈哈哈哈~

蔡雅絲:這個是我兒子年幼的時候,這些都是。這個是我爸爸,這個是我媽咪。我媽媽是一個特約演員,她去拍電影是玩的~這套戲是叫做什麼呢?對了,是《李後主》~任劍輝白雪仙最紅那套戲。戲裡面,我媽媽做皇帝的妃嬪,就是這張相。《李後主》是任劍輝最後一套戲~

8V5A0570

莫偉樑:真的好多相啊!

蔡雅絲:係吖~這個是我爸爸和舅父拍的《雪山飛狐》,這個是~曹達華?

8V5A0569

記者:這套是彩色還是黑白?

蔡雅絲:黑白~

記者:那就不知道了,年代久遠吖~

莫偉樑:真的好多相~

蔡雅絲:太多了不好放,乾脆直接貼出來~

莫偉樑:經歷過好多才能這樣~

蔡雅絲:係吖~

8V5A0568

莫偉樑:之前給您看過曲雲的訪問,我們的訪問是以文字和相片為主。我們很少拍片,唯一一次就是之前徐振高老師,因為我們真的聽不懂他講什麼!他講的語言我們完全聽不懂!他講的是上海話吧~

記者:不是。那是地道的浦東話跟蘇州方言的結合。

莫偉樑:我自己重看片段的時候,只見到自己不停點頭,然後叫其他人翻譯。

蔡雅絲:浦東話?那是很早以前的人講的話~上海話吧~

記者:不。我後來沒有辦法,把資料給我好幾個上海朋友聆聽,可是他們說聽不懂!後來找到我朋友的媽媽,才能記錄下來。

莫偉樑:這次我們很感謝蔡雅絲老師接受我們香港古箏網訪問。首先蔡老師是我們前輩,訪問蔡老師同時亦能讓讀者明白香港古箏發展歷史。香港古箏的名家我們之前已訪問過幾位,比如說蘇振波老師啦~

蔡雅絲:波叔~

莫偉樑:其他我們做得不多~

蔡雅絲:林風老師呢?

莫偉樑:還未做啊~我們會通過幾個問題,深入了解老師您的背景。

記者:蔡老師。我之前做了一點資料搜集,您啟蒙老師是林風老師嗎?

蔡雅絲:無錯。

鋼琴vs琵琶vs古箏

8V5A0572

記者:您是先學琵琶還是古箏?

蔡雅絲:我是先學鋼琴。 

記者:然後呢?

 蔡雅絲:琵琶,再後來才是古箏。

8V5A0577

 記者:從我小時候看蔡老師演出都是彈古箏的,我相信蔡老師現在還是以古箏為主吧?為什麼最後以古箏為主呢?

 蔡雅絲:因為~其實琵琶呢,我的手太小了。左手張開手按品的時候會比較辛苦。琵琶跳把的時候呢,比如說一根弦上按純四度就比較辛苦。所以我在彈琵琶的時候自己覺得不太舒暢,手勢是一個最大問題。其實您可能不知道,我琵琶呢~這張相是人家發回來給我,我本來自己也沒有,真好笑~這是當年我比賽拿冠軍~

8V5A0578

記者:您是六四年和六五年拿獎吧?

蔡雅絲:不知道~忘記了!這張相是余先生(筆者按:蔡雅絲丈夫余眧科)不知在什麼地方找出來,再發回來給我。您看看這黑白的剪報,不知他怎麼找出來的~真的好久了,那時候我還在唸書~

記者:我查過是六四年和六五年~

蔡雅絲:是嗎?

記者:獨奏亞軍重奏冠軍~

蔡雅絲:是了!就是這兩張相。您過來看看,這個是彈琵琶那獎的時候拍的~

記者:哦~

蔡雅絲:以前我在學校讀書時的名字叫蔡慧儀~這種相就是拿冠軍的時候,琵琶獨奏。您搜集到的資料就是這個.

記者:嚴觀發是否後來也是香港中樂團的?

蔡雅絲:對,他做了一段短時間就未做下去。

記者:但是當時候琵琶重奏不是兩個琵琶嗎?怎麼會有嚴觀發?

002

蔡雅絲:不是,那次我是琵琶與二胡~

記者:噢噢~

莫偉樑:原來是琵琶和二胡~

003

蔡雅絲:這張相片我以前也沒見過,真係要多謝余生!

8V5A0580

 記者:余生在舊報紙中找出來?

蔡雅絲:係吖~

記者:好有心機~

蔡雅絲:我都無。太舊了,基本不會保存下來。

記者:他怎麼找到的?應該是去圖書館的報紙閱讀室找的吧?

蔡雅絲:應該係!

8V5A0586

莫偉樑:那時候您開始學古箏了嗎?

蔡雅絲:差不多開始學,但是非常初步~

記者:一開始就是跟林風老師嗎?

蔡雅絲:係吖~

記者:您之前說您手指短彈琵琶不方便~可是您都已經贏了啊!

蔡雅絲:我換把很快的哈哈哈!快,但是張開手覺得辛苦,特別是一大串的~

記者:是林風老師要您轉,還是您自己想轉?

蔡雅絲:他沒有叫我轉,是我自己。因為~~~學古箏是有一次~~~不知去到深圳聽到王昌元老師。那時候那種去什麼旅行,去深圳聽到她彈戰颱風和其他曲目。當時候覺得好聽,回來後林風老師~他也懂得彈古箏~我就跟他學了。

莫偉樑:那就是因為聽到古箏的聲音,覺得有趣才開始學吧?

蔡雅絲:係吖~

時間拼圖

記者:六幾年(1960s)就去深圳旅行,那~不就是差不多文化大革命那段時間?

蔡雅絲:唔~那好像是文革後的~難道我記錯,應該是七十年代?

記者:不會啊,翻查資料,您一九七零年就是古箏公開組冠軍了啊!(筆者按:一般定義文化大革命發生於一九六六至一九七六年)

——眾人大笑——

8V5A0603

蔡雅絲:那應該是六十年代末吧~

記者:六六年是文革~

蔡雅絲:~對了~我那時候在中國銀行工作了五年~您們不知道吧?

莫偉樑:不知道啊哈哈哈~

記者:哈哈哈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呢?

蔡雅絲:哈哈哈~因為~我在中國銀行工作的時候~就是在最大的那間,匯豐總行旁邊那家。我是十六歲進去的,那時候十六歲正常人家不請您的~因為我是十六歲畢業~需要有人擔保。擔保人,我想您們肯定不認識~就是黃曼梨(筆者按:黃曼梨為香港著名女演員)的先生(筆者按:謝益之)。

記者:黃曼梨我知道是誰~

001a
(藍圈為蔡雅絲老師)

蔡雅絲:他們都是我爸爸的朋友~我爸爸是電影界嘛~他們幫我擔保~因為~我覺得他們還說怎麼可能請一個十六歲的人回來工作?!不過怎麼樣,我最後進去了,六六到六九年~那時候嘛,其實已經在彈古箏了。在中國銀行做了四年,但是我在那段時候已經教人彈琴了。怎麼教呢?就是教銀行裡面的人,在七樓,那裡有一個地方~大堂~那時候我在那裡教他們琵琶或是古箏。

記者:沒有教鋼琴?

蔡雅絲:沒有~其實我們十三樓有鋼琴的~那時候他們每次開會,我就是鋼琴伴奏的~

火紅年代

記者:開會為什麼需要鋼琴伴奏?

蔡雅絲:因為那時候我們需要唱中國大陸的歌,在開會那時候~您們不知道吧~

記者:哈哈~不知道~

蔡雅絲:中國銀行是左派機構,我們要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記者:哦哦哦~~~~那我大概知道什麼年代了~~~就是那個時候,中國銀行門口有很大毛澤東頭像的吧~

蔡雅絲:沒錯!就是那個年代!那時候每次我們開會,一定要學習毛主席的~

記者: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蔡雅絲:對~開會之前我們一定要唱所謂的紅歌,那我就不是彈古箏了,我彈鋼琴伴奏。後來離職後,在外面工作了一段時間,才加入香港中樂團~那時候也要考的,您知道吧?那時候是大江(香港中樂團首任音樂總監吳大江)的時期,然後我又去考音統處(筆者按:香港政府的音樂機構,以前叫音樂事務統籌處)。其實兩邊我都有投考過~

8V5A0587

記者:哦~

蔡雅絲:音統處考我的是蕭炯柱~您們那麼年輕,應該不知道吧?

記者:我知道~

蔡雅絲:您知道?

記者:他一九七七年的時候是教育司音樂統籌處長~

蔡雅絲:他當時候說,您這邊又考到(音統處)那邊又考到(香港中樂團),我讚成您不要在這邊工作~他說我太年輕,這邊天天在教琴,您會覺得很悶~這邊我請您做兼職,您去香港中樂團那邊吧!

記者:哦~

蔡雅絲:這些年來其實我都是香港中樂團的full time,音統處part time。到我們(香港中樂團)成立了教育部~零六年吧~我轉去教育部,中樂團那邊的人認為我兩邊工作好像不太好,有衝突~因為音統處學費很便宜,而我們中樂團(香港中樂團)學費很貴,所以零六年開始我就沒有做音統處那邊了。

8V5A0571

成長之路

莫偉樑:讓我們跳回去問~我想知道您剛開始學古箏的經歷,以前學費很貴嗎?

蔡雅絲:哈哈~其實學鋼琴學費很貴。古箏琵琶我是在學校學的~

偉樑:那時候已經有學校開辦的樂器班?

蔡雅絲:有有有!我在學校學,不知道要不要給學費~

記者:您是那間學校的?

蔡雅絲:香島中學。

記者:哦!左派學校?

蔡雅絲:左派學校~否則我怎麼能進中國銀行?

記者:不在左派學校讀書就不能進中國銀行?

蔡雅絲:那時候是要欽點進去的~您想簡簡單單就進中國銀行工作?哇哇哇~怎麼可能?

記者:唔知道,我們這些就真的不清楚了。

蔡雅絲:那時候不可能的。

記者:那就是在外面學鋼琴,學校學琵琶古箏?

蔡雅絲:那時候在學校學應該不用給錢。

莫偉樑:集體班?

蔡雅絲:對~

8V5A0597

莫偉樑:那當時候學古箏用的樂器是怎樣的?

蔡雅絲:那個樂器我已經給陳寶珠做道具,後面有很多一粒一粒東西把塞住的~

莫偉樑:鋼弦的吧?

蔡雅絲:對~所以我現在會安排部分節目彈鋼弦箏,就是因為那時候一開始就是學那種~

莫偉樑:就是那時候一開始還是以鋼弦箏為主~

蔡雅絲:對~

莫偉樑:那小時候第一次彈古箏學的是什麼曲?

蔡雅絲:都有《漁舟唱晚》、《紡織忙》等等。林風老師教的都是這類曲目~

記者:我們做資料收集,看到一九七零年您參加校際音樂節的公開組比賽,並獲得冠軍~

莫偉樑:那時候參加的人沒有現在那麼多吧?

蔡雅絲:沒那麼多,幾十人吧~

莫偉樑:還記得那時候公開組的曲目是什麼?

蔡雅絲:《漁舟唱晚》。

記者:翻查資料。蔡老師後來去北京跟很多名家學習過~

蔡雅絲:對對對~因為~~~在香港~~~那個時期呢,比較沒那麼開放。比如樂譜,很難找。您們應該不知道。

莫偉樑:唔~

蔡雅絲:九七年回歸前,中港在音樂上的關係沒那麼緊密。那您只有自己上去~現在當然不用啦,邀請一些老師來演出就好了~以前這種機會就比較少。那時候主要去北京,也有西安~因為周延甲老師在西安~不同地方也有去。

莫偉樑:您回中國學習古箏,第一個老師是?

蔡雅絲:張燕。

莫偉樑:就是張燕老師嗎?那時候是在~~~?

蔡雅絲:北京~她在東方歌舞團。那時候我是住在氣象館~學生時期不能住太貴~

莫偉樑:那是什麼年代?

蔡雅絲:吖~已經出來工作了~為什麼會認識張燕呢?有一次她來過香港表演,那次湯良德老師也在的,是一個宴會,我那時候就請教她~我還記得那時候大陸還是很貧乏,還是用糧票的~那是什麼年代?

記者:湯良德老師是七七年來香港吧?

蔡雅絲:那時候他已經是音統處的~

記者:糧票應該是一九九二年前吧~

8V5A0573

蔡雅絲:過來過來~相片裡面就是張燕了,這個是我孩子。年份記不清了~

記者:大概能整理出來~

莫偉樑:那次張燕來是音樂會還是聚會?

蔡雅絲:是演出。一個藝術團的演出,但忘記是那個團體。我還記得晚宴湯良德老師出去講話呢。那時候張燕說她在北京,我就問她有沒有時間可以教我~

莫偉樑:她後來去了美國吖~

蔡雅絲:對~

莫偉樑:那應該是~

蔡雅絲:很久以前了~真的很久了~八十年代吧~那時候我去北京,住在那些天文象的招待所。我還記得那時候在北京,吃的飯是黑色的~我跟我妹妹(筆者按:蔡雅絲妹妹蔡潔儀亦為古箏名家)一起去,她不肯吃的。哈哈哈蔡潔儀是大小姐,怎麼可能會吃呢?我想應該是八十年代吧~

記者:是做中樂團之後發生的嗎?

蔡雅絲:~~~應該是~~~

記者:之後還有跟誰呢?

蔡雅絲:曹正老師。

莫偉樑:哦~我以為您是先跟曹正再跟張燕~

蔡雅絲:時間已忘了,總之~~~哎~~~真可惜~~~曹正老師寫了一幅很漂亮的字給我~~~不料被樓上~

記者:漏水?

蔡雅絲:無錯~~~激死我~~~來來來~~~過來看~~~

莫偉樑:哈哈哈~~~

蔡雅絲:來看~~~還看到曹正兩個字嗎哈哈哈?漏水變成這樣~~~哎~~~

8V5A0575

8V5A0625

莫偉樑:哦~~~旁邊這幅相~~~

雅絲:那是我彈琵琶的~~~

偉樑:這幅照片很漂亮~~~

8V5A0576

蔡雅絲:為什麼每個人都是這樣說?我自己怎麼不覺得?

莫偉樑:這張相真的拍的好~~~當然您也很漂亮~~~那是什麼年代?

蔡雅絲:這個問題我實在答不上來~~~

記者:您看相片裡那種形態的琵琶,就知道是八十年代前了~

蔡雅絲:排品方法不一樣~

記者:那是早期的琵琶,小一點點,秀氣一點的~

蔡雅絲:您們真的覺得這張相片漂亮嗎?真的話,我就去裱起來~我自己就不太喜歡這張相片,黑沉沉的~

記者:這張真的好看~

蔡雅絲:您們自己推敲一下年份,我已經忘了~

記者:不難,可以重組的,您說到糧票這些事情,很簡單就推敲到了~

蔡雅絲:吖~我問余生就知道了~

記者:余生是北京中央音樂學院二胡專業畢業的吧?

蔡雅絲:對~是八十年代~

莫偉樑:您們不是在北京認識的吧?

蔡雅絲:不是在北京認識的~是在銀星藝術團認識的~銀星藝術團是香港一個團體~電影界的~需要去新加坡演出,您們認識石慧嗎?她是領隊,梁山您們知道嗎?他去跳舞~鮑起靜知道嗎?他們去跳舞唱歌,余生去拉二胡,我們是音樂節目。我那時候是~過來看過來看~這裡有相~

記者:哈哈~

004

琵琶高手!

蔡雅絲:真的很奇怪,余生又找到這張相片回來。那時候還有方平,他去唱歌~我呢~我記得我去彈《十面埋伏》、《陽春白雪》的~我還伴奏余生和他們朋友的獨奏,還記得他們拉《賽馬》,我用古箏伴奏。

記者:其實您在琵琶上的造詣應該相當可觀吖~~~《十面埋伏》啊~

蔡雅絲:什麼《狼牙山五壯士》我也懂得彈~

記者:對吖~所以我說您琵琶其實已經練得很深~那蔡老師,您現在有在教琵琶嗎?

蔡雅絲:有!一個學生!以前很多,但是現在古箏學生太多了~

 記者:那我就不懂了~您說您手指短,但是您琵琶造詣其實很深啊~起碼您現在這裡叫蔡雅絲古箏學院而不是蔡雅絲琵琶學院啊!為什麼呢?

蔡雅絲:因為我古箏彈得比較好,我自己覺得。比如我當初考進香港中樂團是彈柳琴和琵琶~古箏是兼的,以前沒有那個位。

莫偉樑:哦~剛剛開始是彈琵琶柳琴?

蔡雅絲:對,跟阿阮一起~阮仕春~對吧?

記者:我不知道啊,我完全不知道您在香港中樂團是彈琵琶跟柳琴!

莫偉樑:我是見過您相片,知道您懂得彈琵琶,卻沒料到鑽的那麼深!

記者:七七到七九年您在香港中樂團是彈琵琶柳琴兼古箏?

蔡雅絲:對~

記者:因為我看您自己放出來的資料,您是七九年後,到八五年再進去香港中樂團~

蔡雅絲:因為那時候有一段時間我不在樂團,去了做這個古箏學院,中間五年時間自己創業。

8V5A0599

記者:哦~

莫偉樑:是不是那個時間去找張燕?

蔡雅絲:應該對了~無錯~

莫偉樑:應該是了哈哈哈~

蔡雅絲:那時候需要創業,又要去大陸學習,中樂團怎麼可能天天讓您請假?

莫偉樑:那時候是琵琶古箏一起搞?

蔡雅絲:對,那個時候我琵琶學生挺多的。 (待續)

----------------------------------------------------------------------------

若果大家對本文或箏炫網站內容有任何建議或查詢,歡迎致電箏炫查詢熱線35282708。
大家亦可電郵至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查詢。

想隨時隨地知道更快更新的古箏消息,請加入箏炫Facebook專頁